雪域高原“天界紅哨”:我和國旗合個影
  亞心網訊(記者黃萍通訊員唐乾清)9月30日,素有“生命禁區”和“死亡雪海”之稱的紅其拉甫,剛剛下過一場大雪,銀裝素裹,海拔5100米的中巴邊境顯得格外寧靜、美麗。在白茫茫的雪山戈壁上,新疆紅其拉甫邊檢站前哨班哨所上的五星紅旗迎風飛揚。
  
  ?執勤官兵在哨樓與國旗合影喜迎國慶節。亞心網記者黃萍 通訊員唐乾清攝
  早晨10:30,室外的氣溫已降至零下3℃左右,紅其拉甫邊檢站前哨班班長田高帥帶著哨兵們迎著略微刺骨的寒風,開始了一天緊張而又有序的工作:巡邏、站崗、檢查出入境車輛和旅客、擦拭界碑……
  
  國慶節朱春山政委(左二)左在海拔5100米的紅其拉甫前哨班檢查工作。 亞心網記者黃萍 通訊員唐乾清攝
  紅其拉甫邊檢站前哨班地處海拔5100米的新疆帕米爾高原中巴邊境,這裡高寒缺氧,空氣稀薄,含氧量不足平原的48%,全年無霜期不到60天,風力平均在8級以上,最低溫度零下40℃,水的沸點不足70℃,自然環境十分惡劣,被生物學家定義為“生命禁區”,地質學家稱之為“永凍層”。然而就在這樣惡劣的環境和條件下,紅其拉甫邊檢站前哨班官兵用無畏和忠貞傳遞著對祖國的忠誠和大愛。
  當天,儘管風勁天寒,但前哨班每名官兵的心中都燃著熊熊的火焰,執勤戰士、一級士官行雷騰的心裡格外激動,因為今天還有一項特殊的活動:我和國旗合個影。“我們的工作是每天查驗來自世界各國的出入境旅客和交通運輸工具,履行著祖國賦予的神聖職責和莊嚴使命,雖然我們忠誠守衛著祖國的西大門,以前都是和中巴7號界碑、國門、前哨班營房合影,還真的沒有想過在界碑前和國旗合個影,今天在這裡和國旗合影,這意味著國旗、界碑就成了我軍旅生涯中最難忘的記憶之一!”
  
  執勤官兵向祖國敬禮。亞心網記者黃萍 通訊員唐乾清攝
  “在紅其拉甫前哨班哨所給官兵最深的感受是,仿佛這裡只有雪山和戈壁、石頭和風、缺氧和寂寞,高原艱苦環境時刻與哨所駐守官兵相伴,紅其拉甫的“苦”環境,鑄就了官兵“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忍耐”的紅其拉甫精神,凝聚著官兵的‘魂’,正是這種‘魂’激勵著一茬茬紅其拉甫官兵無私奉獻、守衛界碑國門。”在紅其拉甫工作 24年,被官兵稱為“老高原”的邊檢站副政委白寶平對記者說。
  
  執勤官兵擦拭界碑喜迎建國65周年。亞心網記者黃萍 通訊員唐乾清攝
  “新兵們大多都來自內地城市,初次來到海拔5100米紅其拉甫執勤,大多數都不同程度出現缺氧、脫髮、指甲凹陷等高原反應和癥狀。”前哨班代理排長張雷說,哨所官兵初上高原都會面對適應高原環境,大家對這片寧靜的邊防線有著深深的眷戀,這裡有神聖的中巴7號界碑和威武的國門,還有美麗的雪山和戈壁。聽說國慶節來臨,大家要在界碑前與國旗合影,大家都非常激動和興奮。
  前哨班班長田高帥在哨所剛剛迎來自己23歲的生日,回想起當年報名參軍時的情形,如今仍然另他記憶猶新。帶著對警營的嚮往和對紅其拉甫的崇拜敬仰,2009年他如願地參軍來到了紅其拉甫邊檢站,令他興奮的同時,初上高原的胸悶、氣短、脫髮、指甲凹陷等高原反應和癥狀另他恐懼不安,有時還常常流鼻血,在戰友們的幫助和鼓勵下,當時這名“小高原”變成如今一名合格的邊防戰士,精通邊檢查輯和車體結構的他,成為打擊口岸槍毒等走私犯罪分子眼中的剋星。
  
  執勤官兵莊嚴升旗喜迎國慶。亞心網記者黃萍 通訊員唐乾清攝
  今年7月,第十屆新疆喀什—中亞南亞商品交易會和第四屆中國——亞歐博覽會相繼在喀什和烏魯木齊召開。業務過硬的尖兵班班長田高帥主動請纓,全班戰士在前哨班執勤期間沒有一項工作失誤。
  剛剛談好婚期的駕駛員楊兵,因在前哨班執勤工作任務需要,不得不向未婚妻和家人打電話再次推延婚期。被官兵稱為“徐大廚” 炊事員徐本海,已在紅其拉甫服役18個年頭,他帶頭疼、胸悶等強烈的高原反應,為執勤官兵調劑好伙食。一年沒有休假的唐乾清正準備利用探親的假期好好陪陪病重的母親,但因為特殊任務,他毫不猶豫放棄了休假,主動請纓留在前哨班參與執勤備戰,連母親臨終時的最後一面也沒有見上……
  ?
  
  前哨班官兵在中巴7號界碑前宣誓。亞心網記者黃萍 通訊員唐乾清攝
  一次執勤過程中,中國國際班車駕駛員買買提?艾力向官兵打來“邊檢110”求助電話,稱他的車輛出現故障,已經在中巴邊境巴方境內6公里處被大雪圍困整整一個晚上了,車上入境的旅客焦慮不安,有的旅客出現了嚴重的高原反應。班長田高帥詢問得知,被困員工和旅客沒有吃的和喝的,饑寒交迫,部分旅客因高原反應出現了暈厥癥狀。得知此情,前哨班帶班領導與巴方口岸邊檢機關溝通協調後,班長田高帥組織戰友們攜帶方便面、藥品、氧氣、礦泉水和熱開水等物資,火速趕往現場,緊急拉開了一場跨國大營救。當被困的客車安全順利通過受阻路段時,車內的旅客歡呼不已,43名受困的巴籍旅客豎起大拇指高呼:“巴基斯坦、中國友誼萬歲……”
  苦,是很多人對紅其拉甫最直接的印象,但到底有多苦,只有身為紅其拉甫人,或者來紅其拉甫感受過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那是一種什麼滋味。
  在紅其拉甫前哨班,似乎有很多苦駐守的官兵們都早已習慣了。查輯標兵程傑,種養殖能手孫超等等,他們伴著帕米爾高原的日出日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戰士張井柱由於受高原環境影響,雙側睾丸長出結核,不得不手術切除,年僅24歲就徹底喪失了生育能力。
  在站里,幾名女警官她們用柔嫩的肩膀同男軍人一道扛起高原,撐起紅其拉甫,邊檢服務“文明使者”舒菊英,與丈夫同在高原一待就是十多年,起初的幾年始終懷不上孩子,後來又多次流產,嘗盡了做不了母親的心酸,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又不得不送到年邁的父母身邊。在紅其拉甫,每一位官兵,每一個家庭都有訴不完的事故,有的愛人分娩不能照顧,有的因高原傷病留下了終身殘疾……
  班長田高帥已經在紅其拉甫邊檢站服役五個年頭了,長期在前哨班帶班執勤,他早已適應了高原的氣候環境,正是這種環境,使他在警營成長為“標兵士兵”、“優秀班長” 的難忘經歷。這次與界碑、國旗合個影,對與服役期滿,今年退伍的班長田高帥和哨所的戰友們來說,將是他們軍旅生涯中最難忘的美好記憶!  (原標題:雪域高原“天界紅哨”紅其拉甫:我和國旗合個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eobbh 的頭像
tveobbh

2406

tveobb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